游戏门户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网络游戏 > 我的世界 > 团队精神心得体会:服刑10年出狱后,天才黑客眼中的世界变成这样了

团队精神心得体会:服刑10年出狱后,天才黑客眼中的世界变成这样了

时间:2020-07-11 来源:来源网络 作者:盈佳国际 浏览:150次

一周只能洗三次澡,每天23小时,每周五天都在狭小的牢房里,没有空调,没有风扇,也没有足够的通风。那年夏天,牢房里的温度达到了125华氏度。由于没有证据支持犯人的指控,我本应被放回普通牢房中。但长话短说,这并没有发生。

勒索软件又兴起了。黑客犯罪分子为了快速致富,开始蜂拥而至,对电脑用户进行敲诈勒索,威胁破坏个人数据。

Tor等工具和加密通信平台的出现,保护互联网匿名性,端到端加密通信在阿拉伯之春后流行起来。

编者按:Jesse William McGraw是名为 Electronik Tribulation Army(ETA)的无政府主义黑客组织负责人,在 2011 年因入侵医院系统以及工控 SCADA 系统而被判入狱 110 个月。服刑期间,他因为使用狱友的账号登陆计算机而被抓住遭到彻底的技术隔离。出狱之后他目睹了技术在过去十年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,以及重大的科技事件。他写了一篇文章谈论了他的经历。他说,在入狱前 Windows 7 还只是 beta 版本,而如今 Windows 10 控制了一切并剥夺了用户的选择权利;以前雇佣黑客还是禁忌,如今黑客是时代的楷模;他曾经认为没人会去用智能手机,如今人人都在用,包括他自己;比特币、端对端加密、WikiLeaks 以及 Chelsea Manning,Edward Snowden,Stuxnet;收集用户数据曾经是犯罪如今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;Facebook 和 Google 渗透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。原标题《After 10 Years in Tech Isolation, I’m Now Outsider to Things I Once Had Mastered》

最近,我得到了一台新的戴尔Inspiron笔记本电脑。刚从包装里拿出来的时候,感觉和看起来就像我熟悉的朋友一样。但当我一开机,迎接我的是Windows 10,我的新敌人。Windows 7测试版发布仿佛只在昨天。Windows 10让我感到困惑和奇怪。它有一个新的文件系统,我甚至对它的工作原理没有丝毫好奇。我只是希望我的Windows XP和Ubuntu Linux双系统能回来。

美军无人机数据被伊武装分子截获,使用一个叫做Skygrabber的软件,价格仅26美元。维基解密运动爆发后,大量的政府机密泄露。黑客组织匿名支持着世界各地的革命运动。

新范式

2011年夏天,我正在对我的判决提出上诉。我没有负担得起的方式来联系我的律师,所以我与另一个囚犯达成协议,让我使用他的电脑,这样我就可以发送和接收电子邮件。

银行木马成为一种流行病。ZeuS、SpyEye、BlackHole和BackSwap等等。随着越来越多的设备连接到互联网上,IPv4地址的可用性迅速耗尽,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世界末日。

我在2009年因入侵医院系统以及工控SCADA系统而被判入狱,出狱后,这个世界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了。

我就是这样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个因破坏工业控制系统而被定罪的人,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但在我的脑海里却只觉得像昨天一样。

关键性的HTML5出现了。

人工智能已经实现了量级的飞跃。我在Youtube上看了一段视频,威尔史密斯“约会”网红美女机器人索菲亚(002572,股吧),画面笑喷。

已故说唱歌手Tupac Shakur的全息图像出现在科切拉音乐会上。

网络中立性(Net neutrality)在美国开始争取平等对待所有设备的互联网流量,Backtrack(一套专业的计算机安全检测的Linux操作系统)逐渐被Kali Linux取代,尽管它们基本上是一种东西。

对我来说,我走到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。我看不到有意义的人际交往了,我看到的是一个被点赞和自拍、智能手机和类似技术分散注意力的社会,我常常觉得在这个新的互联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很令人沮丧,因为我没有随之改变。

然后,我在没有经过正当程序的情况下,在一个最高警戒的隔离区被拘留了13个月,而案件被移交给联邦调查局。有人把这些隔离设施称为 "黑点",因为它们与媒体、探访者和律师完全隔绝,所以在那里发生的事情没有人会知道。

责任编辑:盈佳国际

游戏门户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,不代表游戏门户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热点阅读